[劍三]隨陽漠雁 3 (明藏)

  ★

  「媳婦兒在想什麼?叫了好久都沒回應……」
  從第一次見面的回憶中出來就聽到陸君牧的聲音帶點委屈,葉觀雲想也不想的直接脫口而出:「想你──」
  居然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輕薄我!
  話還沒來的及說完,剩下未說出口的話已經被對方用炙熱的吻給擋了回去。
  「唔、唔唔!」放、放開啊你這混蛋!
  一邊用手拍打著對方胸膛,一邊扭動身軀想要逃脫這人堅固的懷抱。沒想到就在好不容易快要掙脫成功的時候卻被對方又用力的壓回了那溫熱的胸懷中。
  「我就知道媳婦兒是想我的!我也很想很想很想媳婦兒!」
  坐在對方懷中的葉觀雲感覺到突然有東西戳著自己的屁股,滿是疑問的他充滿好奇心與行動力的伸出手往下面的位置探了過去,沒想到頭上卻傳來了悶痛的一聲。
  「嗯?熱熱的?是說大變態怎麼了?受傷了?」
  雖然屬於長相俊俏、家世不凡、武藝優秀的前端份子之一,教導師弟妹們非常用心,但是卻因為大家都看過在葉英身旁時的二師兄簡直就像小孩子似的在對方身旁撒嬌後,葉觀雲在他們心中就已經被當作小孩子對待,但是當事人本身卻絲毫沒有發現不對勁就是。
  這也導致其他男弟子相約去酒樓也不會帶著自家二師兄,所以對方在情事方面非常單純到可以說完全沒有經驗,平常清心寡欲的,沒去過酒樓的他最多也就只是和其他弟子一起前往西子湖畔對面那群七秀坊觀看秀坊女兒的劍舞表演──簡單來說就是個連自瀆都不知道的處子,自然而然也不知道頂著自己身後的那個炙熱物體是什麼了。
  陸君牧一把抓住了對方在身上不停埋下火種的手,啞著聲音像拐帶小孩似的看著青年:「媳婦兒,我好難受……你可以幫幫我嗎……」
  語畢,用著萬分可憐的神情,張著無辜不知所措的碧水色眼睛可憐兮兮的望著葉觀雲。
  以為真的受到了什麼嚴重內傷才會陸君牧這個讓雖然內心很變態但在人前還是會表現的道貌凜然傢伙露出了這種表情。
  內心突然有種悶悶不樂、煩躁的感覺:「我?可是我不是大夫啊,你的傷重不重?是不是要請大夫來?」
  「不、不用,只要媳婦兒你能幫幫我就好了。」
  雖然一開始以為對方並不知道媳婦在中原的意思,一再抗議要求對方不要對著自己喊出這種讓人會讓人誤會的字眼,但看來就算是理解了似乎還是並沒有什麼用,陸君牧仍是看見自己喊一次。
  「這……好吧,如果真的不行的話要趕緊說啊!我好找大夫過來。」
  「我相信媳婦兒一定會非常專精的!對媳婦而有信心!」畢竟是我看上眼的人!
  如果葉觀雲此時此刻有回眸一望看向身後陸君牧的表情,一定會非常後悔自己為什麼就這樣輕而易舉的答應對方的要求,害得自己陷入了這隻名為陸君牧的明教大貓身上。
  不過古人有云:「千金難買早知道」,就算葉觀雲身為藏劍山莊的弟子,坐擁金窟銀山、身負金銀玉石也沒有辦法買到後悔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