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0]劍三《隨陽漠雁》(明藏)試閱


  簡單來說就是一隻二少和喵哥的第一次見面中就被人暗自拐走而不自知,
  之後喵哥千里跋涉(?)的跑到山莊提親(?)
  還順便把二少給吞吃入腹的小甜文(吧(?)



  葉觀雲覺得自己最近有種諸事皆不順的無奈感。

  源由之一是跟年幼的師弟妹們在追逐玩耍的時候不小心把好幾車要送往劍盧的上好玄鐵給推翻到了河中有關,之二是因為最近頓悟劍意的過程中遭遇了瓶頸一直無法順利領悟到新境意、或許之三是……
  總之,越來越多的煩悶襲上了心頭,使得那本是俊俏瀟灑的臉龐多了不少陰霾。

  「唉……」
  又是一聲重重的嘆氣。
  身為藏劍大莊主葉英的正陽門下第二弟子的葉觀雲,平時除了勤練武藝、修養自身之外,照顧教導其他弟子的工作也落在了他跟大師兄以及其他幾位早入門的師弟妹頭上。但看著從一開始朦朧懂懂的師弟師妹們扛著快跟自己身高一般高大的重劍東倒西歪的三不五時晃個不停甚至差點跌的鼻青臉腫,到已經可以把問水訣下的秀水劍法和山居劍意下的靈峰劍式使的行雲流水,那種成就感有種無法言喻的滿足。
  除此之外,葉觀雲身上還多了件工作。
  大莊主葉英看自家二弟為了山莊經營耗費許多心力,又見自己的二弟子有天賦在,於是派了他到前者的身邊一邊和對方學習、一邊替對方分擔一些負擔,也算是做為兄長的一點小小心意。
  而葉暉也可以看出大哥這個舉動之下的心意,便也欣然接受。

  在這段相處的過程中,葉暉也漸漸的把葉觀雲當作自己的弟子一般,三不五時會讓葉觀雲在自己和葉芳致忙碌的時候幫忙接管一下莊內的事務——當然,最重要的決策還是在莊主們的手中。
  不過這也導致了葉觀雲硬是比其他師兄弟們多了些工作份量。

  煩!煩躁!太煩躁了!
  葉觀雲突然有種很想抱頭亂抓最好把頭髮都給抓掉的想法,但是不行。
  先不說自己身為師兄需要做個好榜樣給師弟師妹們,從小受到的儒學教導也讓葉觀雲無法就這樣在外頭一番失禮,哪怕現在待著的小頤園涼亭也沒有幾個護衛弟子會經過。


  雖然這是因為幾乎全部弟子都知道自家二師兄沒事就喜歡到這裡來懷傷秋月感嘆冬雪,避免被抓住一待就是好幾個時辰,所以大家都會特地在葉觀雲出現在小頤園的時候,有默契地默默避開那邊。

  若說巡邏的話──
  「二師兄武功都那麼高了,如果他都打不過的話,豈不是要請大師兄或是其他莊主們出面?到那時候我們也只是在一旁添亂罷了。」
  「說的對極!所以我們就還是不要讓自己的存在影響到二師兄吧。不然每次他酒喝不到三杯就開始胡言亂語抓著人家到處比試痛揍大家一頓那滋味可不好受。」
  「是啊,真真不好受。」
  「甭提了,喝醉酒的二師兄根本不像平時的他一樣憐花惜玉,看到誰就衝上來,我第一次看到夢泉虎跑能像瘋狗亂竄一樣呢。」
  幾個藏劍弟子默默相視的看了對方幾眼,然後不約而同的一起深深嘆了氣。
  『唉──哪個人快點收了二師兄吧。』


  「可是真的好煩啊……」
  把手撐在冰冷的石桌上頭托著腮,另一手則是伸出食指不停的玩弄著桌上那墨綠精緻的玉杯。

  「媳婦兒在麻煩什麼?」
  突然,一抹身影莫名出現在葉觀雲的背後,一名明教男子用力的從後背緊緊的抱住了對方並且帶往自己的懷中。
  熟悉的、那種帶著異域口音的磁性聲音隨著身後貼近的溫度浮現在臉龐,伴隨著的是那炙熱的氣息拍打在耳邊。
  「誰、誰、誰、誰是你媳婦兒!這話可不能亂說!」
  被人牽制住在對方懷中,不習慣與人如此貼近的青年忍不住的扭動著身體試圖掙脫出對方的懷抱。只是說來奇怪,藏劍山莊那因為時常帶著重劍而出現的一身怪力,遇到對方彷彿像消失了一樣毫無作用,哪怕用盡全力眼前的人還是絲毫文風不動。
  也因此在抗議不成反被對方一把抱起的放在腿上時,葉觀雲已經呈現一種放棄的姿態,默默的被對方心滿意足的抱著。
  一邊手臂抵著對方的胸膛,映入眼簾的是對方那裸露在外的、特別白皙的胸膛。
  都快跟我的膚色一樣了。
  葉觀雲嘟噥著。
  緊盯著前方的一抹白皙,葉觀雲實在很好奇為什麼對方長時間生活在那白晝炙熱夜晚卻酷寒的大漠之中的膚色,卻跟他常年在這西子湖畔生活的人相差無幾。
  要是知道原因的話,或許這可以成為不錯的商機?
  畢竟莊內的師妹們對自己皮膚蠻重視的,那麼對面七秀坊的女子應該也是吧……女孩子們總是希望能長的好看些,遇到個良人,哪怕行處於江湖之中身懷武藝,他們的本心也還是個懷春少女。
  嗯!越想越覺得這方法可行,等等去問問二莊主有什麼想法好了。

  「媳婦兒就是媳婦兒啊!你們中原人不是說什麼交換了定──情──信──物──的人就是夫妻了嗎?你看,你也有好好的收著!」
  就著抱住葉觀雲的姿勢,陸君牧把頭埋進了青年的頸窩,一字一句的把字眼仔細唸清楚,葉觀雲從裡面感受到某種小心翼翼的情緒在,不知道是怕唸錯還是怕對方聽不懂,但是他知道,自己因為對方的這種舉動,內心莫名的滿滿都是感動的情緒充溢著。
  「你在亂說什麼,我只是覺得那把彎刀做工很精緻才想要帶回來仔細研究一番罷了,你這個笨蛋!」
  想要起身回過頭來揍對方卻被陸君牧壓制在懷中,而腰間上掛著的那把彎刀則是一個不注意被對方神不知鬼不覺的順手拿到了手中把玩。
  看著陸君牧一邊露出緬懷笑容另外一邊伸出手來細細的來回撫摸著刀柄上的刻痕,讓葉觀雲想起了第一次兩人見面時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