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給我一起%%%(韓葉)


→趁公司沒大人的時候趕緊整理一下爆炸的雲端,挖出了之前打了一些的片段(?

→第一次的全職文(?

→本來想出個大神系列的(?

→最終確認:內容只有片段喔<<<



大神%%% 之 給我一起%%%


  「老韓、你就算真的暗戀哥也不帶這樣的吧──霸王硬上弓什麼的,怎麼可能這麼沒格調呢你說是不是?」
  葉修有點苦惱的看著突然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就算身下的是自己覺得還不錯的床鋪,但也不表示身上壓著一個成熟男子重量是件多麼舒服的事情──雖然對方並沒有真的把全部重量壓在身上──而且要不斷說服自己兩腿間被某個灼熱的東西抵著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哥果然該去找間廟拜拜了是吧?
  怎麼這樣的畫面如此熟悉到好像前幾天才發生過。

  ★

  「我說老韓啊,一大清早的你在發什麼瘋?還要不要讓人睡個覺了。」
  葉修不停的打著哈欠,一邊抓著自己凌亂的頭髮一邊用那半瞇著的眼睛抬頭看了看牆壁上掛著的時鐘。指針與分針的位置表示現在的時間是早上八點多,對於一般人來說此時該上班的準備上班、該上課的準備上課,已經不是個可以說繼續睡覺的時段。
  但對於不在乎時間,基本上醒著就是打榮耀、打榮耀、還是打榮耀的葉修來說,太陽剛升起來的那會兒才剛結束一場搶野外BOSS的鬧劇,現在該是他的補眠時間──就算哥是大神,也禁不起年歲的摧殘啊。
  本來打著睡到下午再起來繼續一天的奮戰的算盤,沒想到才剛入夢沒多久就硬深深的被門外如同奪命連環不斷響起的門鈴給吵了起來。
  拖著緩慢步伐才走到玄關的葉修,打開了門看到站在那邊一副別人欠他幾十萬債務的表情的霸圖隊長──

  「葉修!」
  低沉的吼聲伴隨著的是大門關上的聲音。韓文清一把把葉修壓在了旁邊的牆壁上仍不忘把門給帶上。
  感覺到後腦勺傳來些微的刺痛,葉修想要伸手去觸碰一下傷口卻發現自己被韓文清用力的壓住肩膀抵著牆壁,絲毫動也不能動。
  「本來就像個黑社會老大了,老韓你臉再臭下去的話我會以為你現在想要把哥殺人滅口……」
  「讓讓下唄?這麼壓著哥的肩膀多不舒服啊,咱們有話好好說嘛!」
  葉修用小幅度擺動頭的方式不斷的朝著自己的肩膀點過去,示意對方放開自己好讓活動活動一下。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韓文清視若無睹似的只是一昧的緊盯著葉修。
  「咳、咳──我說老韓,你在這麼看著,哥會以為你想和哥告白呢。」

  ★

  韓文清看著被自己壓制住的葉修,已經一副神遊太虛的模樣,已經很陰沈的臉又變得更加陰沈了。
  把對方雙手用一隻手牽制住的強迫固定在葉修頭上,另外一隻空下來的手則是笨拙的開始褪去葉修身上的衣物。

  直到脖子上傳來濕潤的觸感時,葉修才發現自己身上大半的衣服已經和自己說再見,只剩下那一件幾十塊的純白內褲硬是留在跨間。
  「調戲良家婦女──啊、良家婦男可是犯罪的行為啊!老韓趁現在回頭是岸乖乖的束手就擒吧!哥是硬梆梆的漢子,要做那檔子事的話還是選擇軟綿綿的妹子最好了!霸圖粉絲那麼多,妹子也不少,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只有老韓你不要的沒有你想不到的!」
  所以老韓啊、快快放過哥吧!美好的妹子在等著你呢!

  不知道是葉修「苦口婆心」的勸導還是什麼原因,總之從剛才到現在都沒開口說過一句話的霸圖隊長、拳皇大大終於開了金口:「所以,你昨天晚上才會跟那個不認識的女生有說有笑的走在一起?」
  同為大神之一、被譽為榮耀教科書的葉修,和韓文清是多年宿敵的鬥神,此時第一次產生了「哇靠這人是誰」的念頭。
  不管現在情況如何,葉修覺得如果不說些什麼話,很有可能自己呵護多年的貞操就會在此不見:「老韓你誤會了,那只是在問路──哎唷!會癢!」
  對方粗糙的大手撫上了葉修那帶著軟肉的肚子,察覺到手下的地方正是對方的敏感處,韓文清嘴角略微上揚的開始朝著同樣的地方上下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