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終焉(庫勒尼西中心)


  有捏他、OOC、腦補打臉、親情向、HE


  通常都是後記,但這次應該要先把一些想法標在前面才對。


  這篇是在河道上看到尼西R5圖的時候,開始形成的想法,不過中間變調了許多(艸
  當然,R5故事出來後,一定是絕對會被官方打臉
  不過我還是想要寫出來--


  認識我的人基本上應該都有印像我是個吃尼西總受CP的人
  自從R5消息出來後,一方面期待著內容,但另外一方面卻心疼的要死
  所以哪怕被官方打臉,我也想要讓尼西幸福下去

  這是我第一篇UL文,而且難得的是沒有CP(X
  還有很多想說的,不過一來是不知道該怎麼說(怕被嫌拖台戲
  二來是要滾去躺床了XD


  如果看完有什麼意見或想法想要交流的,超級歡迎(*´∇`*)





  看著蔚藍的天空離自己越來越遠,庫勒尼西的心中有著無比的寧靜。
  而這種祥和的感覺是自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已經消失不見?庫勒尼西早已記不清楚了……自己長久記牢的情感,恐怕只有孤獨、恐懼、厭惡、焦躁以及難過與痛楚。


  緩緩闔上雙眼,失重的俯衝感因此加深許多,不用張開雙眼確認景象,庫勒尼西已經可以猜想著接下來沒多久會發生的畫面。


  啊,終於可以遠離這些事情了吧?逃離這個黑暗的世界……
  是了,這個世界終就不是我所希望的世界--那麼離開了或許也是件好事吧。

  什麼都不想管、什麼都不想要,後面追來的追兵也早就不重要。

  「那麼,庫勒尼西,你所希望的世界是什麼呢?」
  幻獸的聲音突兀的傳進了庫勒尼西的腦中,迫使庫勒尼西不得不張開雙眼。

  望著幻獸三對因為瞇起來而顯得更為細長的金黃上眼眸,幻獸帶著嘲諷的語氣又開始說了起來:「是有個不會忽視你的父親或是疼愛你的母親在的溫暖家庭?還是有著都不會受到排擠、冷落的人?」

  正當庫勒尼西準備反駁的時候,那道彷彿在嗤笑著的聲音打斷了急於否認的話。
  「不,庫勒尼西。你所厭惡、憎恨的──就是這個充滿虛偽的世界。所以那個『父親』、那些貪婪的人應該消失才對……」

  不知道什麼時候,幻獸長長的身體圍繞在庫勒尼西的身上與他對視。
  從不見底的懸崖上躍下,至今仍在下墜中的庫勒尼西,頓時覺得到地面的距離變的很遙遠。

  「尼西、庫勒尼西,跟著我一起創造你所希望的世界吧,我會幫你達成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過於暈眩所產生的錯覺,幻獸的聲音在庫勒尼西聽起來中,彷彿帶了點溫柔。

  我……真的是這樣嗎……

  如同著迷似的,庫勒尼西緩緩的向眼前的幻獸伸出了手。
  而幻獸張裂的嘴巴也越來越上揚。

  「不、不對──這並不是我由衷希望的世界!」
  猛然的用力推開幻獸,原本凝滯在身體週遭不對勁的緩慢感覺也瞬間消散開來。

  庫勒尼西最後一眼所看見的,是幻獸錯愕的表情,以及那片看似溫暖的天空。
  「啊,想起來了,那個既溫暖卻又令人悲慟不已的懷抱──」是媽媽的吧。

  媽媽用力的、緊緊的抱著,想要將我深深的融入到她的身體裡去的力道……


  幻獸,你錯了。
  我所希望的世界,不是所有討厭的人消失的世界。
  而應該是有關心我、在意我,還有媽媽在的世界。


  ★


  「庫勒尼西,你沒事吧?」
  艾伯李斯特推了推眼鏡,臉色凝重的看著坐在自己對面卻不知道思緒跑去何處的庫勒尼西。
  「嗯……咦?艾伯李斯特先生請問怎麼了嗎?」
  回過神來的庫勒尼西,眨了眨雙眼帶著疑惑問著對方。

  看到這個樣子的庫勒尼西,艾伯李斯特覺得聖女之子這次倒是給了他一個大難題。

  「唉,雖然由我說這些話也不知道對不對,看在你我同是找回記憶的人,我也只能給你一些勸告──『那些都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

  是的,過去。
  已經發生過的事情,不管再怎麼懊惱後悔,也無法追究過去扭轉事情。
  也正因為有那些事情的發生,才會有現在在「這裡」的他們。

  艾伯李斯特的意思也就是說,不管所找回的記憶結果究竟是好還是不好,也不能影響到他們現在的生活──他們仍舊是炎之聖女、以及其人偶的戰士。

  「更何況,在這裡的生活,不喜歡嗎?」

 庫勒尼西看著此時說出這句話的艾伯李斯特,難得的從對方平常總是一成不變的冷漠容貌中,看到了一種可以被稱為是寵溺以及幸福的笑容。

  沒有多說什麼,艾伯李斯特喝完了手中茶杯裡的最後一口紅茶後,道聲謝謝便離席而去,留下庫勒尼西仍獨自坐在花園旁的涼亭椅子上慢慢思考著。


  「尼西,怎麼一個人坐在這邊呢?臉色那麼難看,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清冷卻隱含著急切與關心的女聲,從身旁響起。
  朝著聲音的來源望過去卻只看到一抹水藍色的髮絲,東張西望一陣子再回過頭來後,卻發現瑪格莉特一臉緊張的看著自己,庫勒尼西不自覺的僵直了身體。

  「瑪、瑪格莉特……小姐。」

  如果是平常精明冷靜的瑪格莉特,一定能夠輕易的查覺到庫勒尼西的不對勁。但是現在的瑪格莉特,一心著急的看著庫勒尼西,不斷的在內心揣測是不是回復記憶的時候出了些什麼問題……畢竟擁有全部記憶的人,庫勒尼西是排在艾伯李斯特之後的第二人。

  而艾伯李斯特當初出了暗房的情況──

  瑪格莉特不敢多想,現在的她恨不得立刻叫出地獄獵心獸把庫勒尼西綁回到宅邸裡頭好生檢查一番。

  「尼西哪裡痛?還是那裡覺得不對勁?」

  默默的看著眼前的瑪格莉特,庫勒尼西覺得剛剛自己所在想的事情根本是無用功──

  或許在之前,我是一個實驗的實驗體;
  或許在之前,我是一個不被人所喜愛的存在;
  或許在之前,我是一個充滿危險性的怪物。

  但是也因此,在這裡我得到了許多人的關懷,不被排擠、不被厭惡。
  也因為有了能力而被人所信賴著、也會因為受傷而被人關懷著。

  現在的我,有了朋友、夥伴。
  更重要的是──

  庫勒尼西站了起來,一把抱住了還不斷擔心自己的瑪格莉特,把頭輕輕地靠在了對方的頸窩處。
  「能讓我就這樣,稍微抱一下嗎?」

  心中充滿著緊張感,擔心會被瑪格莉特一把推開的庫勒尼西,此時覺得已經停止的心臟,好像又活了起來……

  而瑪格莉特在被抱住的當下愣住了幾秒後,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只是在臉上露出了喜悅無比的笑容,用著自己擁有最大卻不會令人感到疼痛的力道,回抱住庫勒尼西。

  更重要的是──
  我的身邊有了您的存在,mother


  或許,你真的創造了一個我所希望的世界給我,深淵